追蹤
韓劇DVD專賣店
關於部落格
523dvd專賣店是網路專業的韓劇DVD專賣店,提供了最新的電視劇集,包括了韓劇、日劇、港台、歐美等電視劇及電影線上看,同時還提供影片的分集劇情大綱,影片的結局預告,是一家綜合型的高清韓劇DVD專賣店,歡迎大家訂購及購買!
  • 1447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我的愛屬於你》分集劇情介紹

  

 

我的愛屬於你DVD高清韓劇完整版

 

《我的愛屬於你》為韓國KBS自2014年11月24日起播出的日日連續劇,由《瑪莉外宿中》、《我人生的甘霖》高鳳凰作家與《奇妙一家人/王家一家人》陳亨旭導演共同打造,同時為兩人繼《善良女人白日紅》後時隔6年再度攜手合作。該劇講述了同一屋檐下多個家族一起生活的故事。《我的愛屬於你》主要以在韓國備受矚目的合宿(Share House)為話題,講述了同一屋檐下多個家族一起生活的故事。通過描繪形形色色的人們居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後引發的一系列歡樂、感動的故事向觀眾傳遞家庭的意義


 

導演: 陳亨旭

編劇: 高鳳凰

主演: 韓彩雅 / 成赫

類型: 劇情 / 愛情

官方網站: www.kbs.co.kr/drama/onlyone/

制片國家/地區: 韓國

語言: 韓語

首播: 2014-11-24(韓國)

季數: 1

集數: 120

 

我的愛屬於你分集劇情介紹

第1集

   有線電視的宋度媛PD,大早上睡懶覺不肯起來上班,忽然一個短信發來,告訴她下周準備播出節目的嘉賓李智建廚師不能參加,她馬上從床上跳起咨詢此事。宋德九馬上幫女兒準備洗漱用品和早餐,非常著急的度媛連吃早餐的時間都沒有,二十四孝爸爸的他只能幫女兒餵飯。來到公司,臺長就讓度媛另找一名廚師上節目,可是度媛堅持要請李智建,並且保證自己有辦法請到他。宋度媛好不容易約到了李智建,沒想到他因為妹妹李智愛在機場被扣留,匆匆趕去機場救妹妹,度媛只好等在李智建的辦公室。宋度媛聽到客人投訴沙拉壞了,她出面幫忙解釋,差點被誤認為是一夥的,幸好李智建及時趕到處理了危機。李智建看宋度媛能吃出他料理的味道,還那麼執著,又給他一杯很特別的梨湯,他終於改變決定,答應錄制節目。宋度媛下班回家時,碰到吳未秀逼租錢,她打抱不平上前勸了兩句,沒想到被吳未秀辱罵。吳未秀罵度媛,是因為她的沒教養,才讓度媛的媽媽跑掉,度媛回敬她,沒有孩子的她怎麼能體會母親的想法,為此兩人差點打起來。宋度媛翻出了以前的東西,看到媽媽以前寫的字,看到度媛的臉就很幸福,媽媽很愛度媛。媽媽愛度媛,度媛不禁想起媽媽離開時的情景,她拼命地想要拉住媽媽,請求媽媽不要走,可是媽媽還是決絕地離開了。

第2集

   看著媽媽留下的字,宋度媛很想念媽媽,她心裏更疑惑,媽媽真的有愛過她嗎,就這樣輕易地離開,也從來沒有回來看過自己,真的有愛她嗎?宋度媛想知道這一切,偷偷開始尋找自己的媽媽池吉子,不過她不清楚媽媽的情況很難查到。李秉太把樸珠蘭藏在床底下的戰利品全部搜了出來,認為她就是浪費自己的血汗錢,買了一堆沒用的東西。樸珠蘭不服氣,身為會長夫人的她穿得高貴一些,是為李秉太掌面子,卻被他說成像暴發戶,還硬要把東西全部賣掉,氣得她都提離婚了。李智建因為餐廳裏進了不合格的桔子,對料理材料要求嚴苛的他只能自己親自去找。在度媛商會,李智建找到了自己滿意的桔子。宋德九看李智建對料理如此嚴苛,同意把水果賣給他,並覺得他是當女婿的不錯人選。池秀娟並不太滿意李智建的家庭,可是偏偏女兒南慧理喜歡,她也只好幫忙探聽李家的意思。趁著聚會的時間,池秀娟詢問了樸珠蘭,關於智建和慧理的事,樸珠蘭表示,李秉太和她都非常喜歡慧理做兒媳,也答應會跟李秉太提結婚的事情。吳未秀在市場撿紙皮時,正開心地以為天上掉餡餅,撿到了一個大紙箱,沒想到竟然是李南順在那裏露宿。吳未秀罵李南順乳臭未幹做什麼乞丐,硬是要把他趕走,宋德九路見不平便把可憐的李南順帶走了。宋德九看李南順可憐,讓他吃飽飯後,把他帶到吳未秀那裏租房子住下。宋度媛邀請李智建錄制的野外營料理開始拍攝,由於李智建對料理的嚴苛,他必須把做料理的每一步都錄制下來,讓觀眾好學習,而度媛則擔心因為天氣的關系,在野外拍攝的鏡頭沒辦法完成,要求李智建把做料理的過程另外拍攝,兩人因此產生了分歧。

第3集

   宋度媛和李智建為羅勒爭吵,忽然刮起了大風,度媛為了被吹走的羅勒掉進了水裏。李智建跳下水把度媛救了上來,才知道她為了羅勒掉下河,而度媛媽媽留下的字也泡了水,度媛覺得很傷心。李智建看度媛傷心的樣子,只為了他說羅勒重要,心裏很過意不去,他把慧理準備一起喝的紅酒煮成感冒湯給度媛喝。慧理看到李智建那麼奮不顧身救度媛已經不開心,還把自己送的紅酒也開了給度媛喝,智建還介紹自己是很親的妹妹,慧理只能將不高興掩藏。臺裏的同事都在議論度媛勾引男人的高招,錄制現場李智建對度媛的感覺又特別的曖昧,慧理意識到自己的危機遇到情敵了。李南順滿街貼尋人啟示找爸爸,吳未秀知道後非常生氣,把所有的尋人啟示都撕了下來,還把李南順揪到了宋德九面前。吳未秀和宋德九理論貼尋人啟示的事,無意間發現,尋人啟示上的人長得和宋德九特別相像,但宋德九並不承認因為他連飛機也沒坐過。宋度媛錄制完節目,馬上就回家做了初步的剪輯,臺長對節目內容非常滿意,讓宋度媛放手去策劃成正式節目。宋度媛開心地跟智建報喜,李智建則趁機請度媛吃飯,並在晚餐上發現了度媛的另一面,她吃東西的樣子顯得特別美味有食欲。宋德九無意間看了度媛的筆記本,知道她在偷偷尋找媽媽,於是他命令度媛不許再找,即使找到了沒用。宋度媛不肯放棄,爸爸又堅持,她只好說出心裏話,怪爸爸害她成為一個沒有媽媽的孩子,怪爸爸以前整天喝酒氣走媽媽,所以不管爸爸怎麼反對,她一定會繼續找媽媽的。

第4集

   宋度媛堅持要找媽媽,宋德九非常生氣,他搶過度媛收藏的兒時作業把它撕爛,並警告度媛想去找媽媽,就拋棄他這個爸爸。野外露營回來,樸珠蘭就質問了智建關於結婚的事,而智建很堅持自己是不婚主義不想結婚。李秉太不同意智建的決定,他覺得慧理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兒媳婦人選,況且她的奶奶是業界非常出名的慈善家,和慧理結婚也可以達成合作。智建堅持不結婚,也不會以合作為目的和慧理結婚。李智愛交不出房租,被慧星把她購物的東西全部沒收,慧星還把戰利品穿在身上拍照氣智愛。自以為得意的慧星,被父親看到穿著女人衣服,以為他在酒吧裏染上不良習氣,被慧星強詞狡辯了過去。宋德九獨自一人在店裏喝酒,吳末秀撞見了,從他的嘮叨之中,聽出是因為度媛不開心。吳末秀跑回去把英奇和南順叫來,把喝醉的宋德九擡回家。度媛看到爸爸傷心喝醉的樣子,她保證不再說找媽媽的話,也不再去找媽媽了。李智愛天天拿錢買衣服玩,還要借錢還月租,被李秉太知道了非常生氣。李秉太非要剪了智愛的頭發不可,要給她一點教訓,正好被送泡菜來的慧理看見了。智愛趁亂逃出了家門,跟慧理借了三百萬,她還是要堅持自己的夢想,把自己的博客模特做出名。楊順靜聯系宋度媛,她知道一點關於池吉子的事,對度媛找到吉子有幫助,要求度媛出來面談。智建去錄節目時沒有看到度媛,聽說她請假去了羅洲,而正好智建所需要的梨產地也在羅洲,所以智建也趕了去。

第5集

   智建去羅洲的路上就和度媛聯系,可是話說到一半時度媛就聯系不上了。智建很緊張地著急趕去,終於在路上見到了度媛的車,可是度媛卻躺在路旁暈倒了。智建為了去找度媛,把約定慧理看歌劇的事也忘記了,偏偏慧理又聽到了智建那麼緊張度媛的聲音,她心裏更加氣惱度媛。慧理想起當時聽到度媛的電話,要求一定要去羅洲見面,以為是度媛別有用心地把智建約到了羅洲。李智建把度媛送到了診所,照顧了她一夜,到第二天度媛退燒醒來。度媛以為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智建幫忙換的,智建覺得她很可愛就順便戲弄了她,承認自己把度媛看了個遍,把度媛氣得半死。智建為了照顧度媛,把跟農場簽約買梨的事耽誤了,度媛感到很抱歉,她也兩次被智建救回,所以答應做一點補償,感謝智建的救命之恩。智建要求度媛,等她找到媽媽時,請智建吃一頓豐富的大餐。宋德九知道度媛請了假,還騙自己說出差,很擔心度媛是去羅洲找媽媽,正好看到智建送度媛回家他才放心。度媛回來後,一直為智建幫她脫衣服的事耿耿於懷,腦子裏不斷亂想,更氣自己的身體被花花公子的智建看了。宋德九認定,度媛瞞著她跟智建談戀愛,所以他帶著英奇去智建的餐廳調查智建。智建為了表示歉意,準備了料理請慧理吃飯。慧理向智建詢問了去羅洲的事,而智建也毫不避諱地告訴慧理,他很喜歡宋度媛。宋度媛找到了池吉子當年做保姆的東家姜富南家的電話,雖然答應過爸爸不再找媽媽,可她還是忍不住打電話過去。

第6集

   宋度媛查到了姜富南的電話,打去詢問池吉子的下落,池秀娟一下子就聽出度媛的聲音,她不能讓度媛知道池吉子,只能轉告度媛,池吉子十幾年前就辭職了,而且她們都不知道池吉子的消息,讓度媛以後不要再打電話。慧理查到宋度媛的父親是宋德九,並且他是東星市場商會的會長,她把這個信息告訴樸珠蘭。樸珠蘭知道度媛的父親就是阻止李秉太拓展的人,度媛又在勾引智建,對度媛的不好映象馬上就加深了。大晚上,智建去找宋度媛,他不放心不懂照顧自己的度媛,確認她沒有發燒後,把度媛手機上登記的他的電話名稱改成男友,讓度媛要試著依靠別人一下。度媛不同意智建改她的手機通訊錄,智建只能表白自己的內心,告訴度媛,他是真心喜歡度媛,否則不會趕去羅洲也不會現在來找她,希望度媛和他交往。姜富南要買進東市場那塊地,池秀娟開始擔心,可是她在家裏沒有地位,說的話姜富南一點也不接納。宋度媛不死心,依然要找姜富南通話,沒想到又被池秀娟接到了,她不敢告訴姜富南,同時也非常擔心度媛找她的目的,所以她謊編了度媛是為了收東市場的事抗議的,讓趙室長以後不要聯系給姜富南。宋德九想簽約草莓農場,急需1億五千萬簽約金,他想掙一筆作為女兒出嫁的嫁妝,因為和吳末秀吵了兩句沒借到錢,所以他借了高利貸。慧理知道宋德九要簽約,她馬上讓人無論如何把合約搶到手。宋度媛還沒想好是不是跟智建交往,樸珠蘭就告訴度媛,智建早已經定下婚姻,讓度媛不要對他有任何別的想法。

第7集

   池秀娟想知道宋度媛是不是宋德九的女兒,電話問不到她只能親自到東市場去查看,沒想到度媛真的是宋德九的女兒。池秀娟驚慌想要離開時,碰到了吳末秀差點被宋德九看到,她只能匆忙逃跑。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,以前的往事又重現在池秀娟的腦海中,當年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,她狠心拋棄自己的女兒,逼著整天喝酒度日的宋德九離婚,跟有錢人在一起,如今她該怎麼辦才好呢?李南順想拜托宋度媛,讓他上電視尋找自己的爸爸,沒有媽媽的宇莉在一旁反對,在她心裏認定,媽媽不和她一起生活,就不被她當作家人看待,她是不會原諒媽媽的。宋度媛則認為媽媽會有自己的苦衷,她不會怨恨拋棄自己的媽媽。度媛質問爸爸,為什麼他支持南順找爸爸卻不支持她找媽媽,又悄悄地打電話聯系姜富南,沒想到接到的通知是,叫度媛以後都不要再打電話過來。慧理成功簽成了論山的草莓合同,並且要在超市內擺上智建做的料理,吸引更多的消費者,一方面讓宋德九簽不成約拿不到貨,另一方面又可以借著工作接近智建,她還極力促成李秉太的超市在東市場開分店。宋度媛和樸珠蘭交談後,對智建的態度一下子就冷淡了下來,智建怎麼也想不出原因。拍攝時一個不小心,照明燈砸了下來,差點要砸到宋度媛,智建二話不說就上前替她擋住,結果傷了智建的背。宋度媛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到了,智建卻還勉強硬撐要繼續拍攝,慧理非常不高興智建這麼維護度媛,她告訴度媛自己是智建要結婚的對象,讓度媛好好照顧智建的安全。智建很認真的要求度媛和他交往,而度媛則更加認定,智建是拿她來開玩笑。

第8集

   宋度媛的態度,智建百思不得其解,而度媛則非常生氣,一個要訂婚的人卻整天說要跟她交往,她覺得自己被智建耍了。智建心裏確實喜歡度媛,他一定要和度媛說清楚才行,可是度媛就是不理他。樸珠蘭和慧理都跟度媛明確表示,智建將和慧理結婚,而智建則一再地說自己喜歡度媛,這讓度媛很受傷。智建不知道究竟什麼原因,度媛的態度轉變了這麼多,樸珠蘭和慧理都隱瞞了自己對度媛說的話。池秀娟擔心慧理和智建的事跟度媛有牽扯,她急於和樸珠蘭訂下相見禮,想盡快促成慧理的婚事。東市場抗議土地收購活動激烈,趙室長把東市場的事告訴姜富南,並把度媛曾打來電話,被池秀娟要求隱瞞的事一一說出來。姜富南對池秀娟極不滿意,知道她指使趙室長隱瞞自己,很不高興地訓了池秀娟一頓。李智愛與慧星不小心碰到了一起,慧星害得智愛摔倒,並把意大利純手工做的高跟鞋弄壞了,智愛沒拿到慧星的賠償,只能謊稱是他的妹妹,開走慧星的車。慧星為了去討要車,和智愛爭執了起來,被前來看女兒的樸珠蘭看到了,以為智愛隨便把男人帶回家,臭罵了她一頓,最後才知道是個誤會。李智愛表明自己覺不會像爸爸那樣花心,並為樸珠蘭的不放心出了一個主意,在李秉太的手機上裝個GPS定位。智建怎麼也聯系不上度媛,也不明白為何被無理由拒絕,在宋德九的幫忙下,智建總算見到了度媛。度媛告訴智建,她可以原諒智建耍她,但是把她的爸爸也扯進來,她絕對不會原諒。智建知道度媛拒絕的原因,很認真的跟度媛表白自己的內心。

第9集

   智建告訴度媛,因為李秉太一生都和女人關系不斷,讓他的媽媽傷心了一輩子,他不想要那樣的生活,害怕結婚後爭吵度日,所以選擇放棄愛棄做獨身主義者,可是見到度媛之後,他變得有勇氣了,他想守護度媛一輩子,第一次他願意為一個人負責。智建深情表白,度媛被感動了,決定跟智建正式交往。開心的智建回家後,把度媛的電話號碼改成女朋友,又收到度媛問候的信息,開心地忘記了自己身上的傷,甚至於都無法專心投入工作了。英奇接到了電話,草莓農場主已經轉入了Furt Korea那裏了,農場主也幾天聯系不上了,宋德九只能馬上去找找農場主了解情況。農場主早已經不知去向了,宋德九才知道自己被永農商會騙了,還欠了一大筆錢高利貸。姜富南派曹室長去查清楚商會會長宋德九的底細,想利用他曾經受賄的事,逼著宋德九不能在他們收地的項目中耍出花樣來。池秀娟偷聽到了姜富南和曹室長的談話,嚇得邁不開腿,因此打翻了手上拿著的餐具。姜富南看到池秀娟一直在門口,知道她偷聽了自己的談話,對池秀娟惡言相向,讓池秀娟實在忍無可忍頂起了嘴。池秀娟的反抗,被姜富南認定是她的內心想著報復,表面上裝著和善的樣子。第一次正式約會,智建帶著度媛去一片蘆葦地,度媛很意外同時也想起了傷心往事,和媽媽分手是在一片蘆葦地裏。智建鼓勵度媛,一定會找到媽媽的,讓她看到蘆葦不再想到媽媽的離開而是想到他,而他每一次傷心都會來這一片蘆葦地,一下子心情就好了。慧理把宋德九被騙欠高利貸的事告訴池秀娟,池秀娟以要準備慧理的婚事為由,跟南繼日私下要了錢。逃跑的農場主已經出國了,就算抓回來也要幾個月,宋德九再也支持不住暈倒了。

第10集

   宋度媛知道爸爸暈倒馬上趕往醫院,在她的逼問下,英奇才告訴度媛,宋德九被草莓農場主騙了,農場主簽了雙重合約拿了錢跑了,宋德九因為這件事才暈倒的。度媛心疼爸爸這麼為她,她責怪爸爸不要為她結婚籌錢,即使要結婚也要自己來準備結婚的錢。李秉太知道度媛的身份後,逼著智建一定要跟度媛徹底分手,還不準他繼續做那個節目,可是智建一點也不想聽爸爸的。李秉太氣不打一處來,被樸珠蘭勸阻住了,讓他等相見禮後再說。智建反對爸爸在東市場建分店,而慧理則非常贊同擴建的事,所以智建以取消擔任醬料菜譜的開發一職為條件,想逼慧理勸服爸爸。慧理勸說不了智建,只能去告訴度媛,宋德九和李秉太之間的事情,以不想智建左右為難為由難為度媛。樸珠蘭去東市場時,碰到了李南順,南順感激她曾給的一萬元,讓他可以填飽肚子遇到現在的老板。樸珠蘭同情南順的處境,南順對樸珠蘭充滿感激,兩人正親密地試衣服時,被李秉太遇見了,認為樸珠蘭不守婦道,當面就罵了她一頓。姜富南派趙室長去散播宋德九曾經收受賄賂的傳聞,還收買崔達鋒狀告宋德九貪汙,她要讓宋德九乖乖地讓出地走人。吳末秀探聽到崔達峰在遊說別的商家賣店,李南順又偷聽到Furt Korea負責人收買了達峰狀告宋德九,於是宋德九馬上趕去找Furt Korea社長。宋德九找南繼日算賬之時,池秀娟正好來接繼日,兩人不期而遇。

 

 

 

第11集

   宋德九去找Furt Kourea算賬,沒想到會遇見自己的前妻池吉子,而度媛擔心爸爸也跑了來。一家人在Furt Kourea門口重逢,池秀娟有些吃驚,宋德九有些擔心,害怕池吉子知道度媛就是她的女兒,他不想讓度媛和池吉子母女相認。宋度媛不能眼看著爸爸被欺負,她要找認識的負責社會節目的PD曝光Furt Kourea的不軌行徑,宋德九不想度媛和池吉子牽扯上關系,堅持不讓度媛參與到這件事情當中。宋德九如此認真的反對,度媛只好勉強答應爸爸不出面。宋度媛覺得很奇怪,她查到媽媽做保姆的那家人正是Furt Kourea公司的主人,而偏偏針對她爸爸的人也是Furt Kourea公司。智建告訴度媛,Furt Kourea公司是慧理家開的公司,姜富南是慧理的奶奶,並答應幫度媛問一問慧理池吉子的消息。慧理跟智建簽訂了協議,同意智建的要求,把水果供應商定為度媛商會,但如果度媛商會出了問題,智建就必須同意由慧理他們來指定供應商,所以智建很爽快地簽字同意了。智建向慧理打聽池吉子的情況,並表示是羅洲碰到的朋友拜托的,慧理才答應幫忙回家去問一問。慧理把智建拜托的事告訴池秀娟,池秀娟馬上讓慧理不要跟奶奶質問此事,因為會惹得奶奶不高興,慧理只好不去追問。慧星和智愛出去拍照,臨時接到電話,要把衣服歸還,所以智愛只能匆匆讓慧星脫下衣服。由於智愛趕的很急,不記得將慧星的衣服還給他,拿著慧星脫下的衣服就跑了,害得慧星必須拿廁所裏的垃圾袋勉強跑出去。李秉太很多認真地要求智建和慧理結婚,智建不但不肯答應爸爸,還向度媛保證,只要他不和慧理結婚,Furt Kourea公司就會停止替他爸爸的超市,積極買入市場,讓度媛不要為此擔心。

第12集

   姜富南一直在背後策劃,不肯放過宋德九,要讓他坐牢或者傾家蕩產,池秀娟沒辦法只能去找宋德九。池秀娟想給宋德九一筆錢,讓他嘗還欠的債,然後把智建和他們家的復雜關系告訴宋德九,讓他勸度媛和智建分手。宋德九責罵池秀娟,自從她離開家的那一刻起,她已經沒有資格再做度媛的媽媽,她沒有權利再管度媛的事,他也不會收下池秀娟的錢。宋德九怒氣沖沖離開,池秀娟堅持要把錢給他,差點被度媛發現了。智建要跟宋德九說清自己和李秉太的關系,沒想到宋德九早已經知道了,他不想智建解釋什麼,只希望智建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,無論他發生了什麼事,智建不要背叛他們父女就好了。慧星走了一天才回到家裏,身體被凍得不行,奶奶責怪慧星就像個傻子一樣,對慧星有諸多不滿,讓池秀娟的心裏一點也不好受。池秀娟很傷心地罵了慧星一頓,讓他好好的學習想辦法進爸爸的公司,而不是整天想著收店租。智建跟慧理簽了合約,要讓度媛商會供應醬料工廠的柚子,而慧理則暗中派人買下供給度媛商會柚子產地的所有柚子,讓宋德九沒有貨交給醬料工廠。度媛知道爸爸欠高利貸的錢,偷偷替爸爸籌了三千萬付利息,因為貨源的問題,宋德九只能將以為收來的未收金,找樸商會長買了貨應急。宋德九沒有及時供貨,慧理馬上把自己超市的柚子送過來應急,沒想到宋德九關鍵時刻也送來了貨。智建嘗了慧理和宋德九準備的柚子,發現慧理準備的貨就是宋德九合約產地的貨,才知道他們暗中搶了宋德九的貨,他堅持還是用宋德九送來的柚子。

第13集

   宋德九把還利息的錢用來買貨,差點讓放高利貸的人把店給砸了,英奇還來不及跟度媛解釋錢的去向,宋德九就趕了回來。宋德九把放高利貨的人勸走了,讓英奇瞞著度媛被搶貨的事,一點也不想讓度媛擔心。宋度媛差點被高利貨收錢的人所傷,智建非常擔心,他要求度媛答應他,以後不要一個人把什麼事情都扛下來,在度媛的背後永遠有智建支撐著,希望度媛記得這一點,學著依靠他。智愛收到一個拍照邀請,要用智愛做的衣服,但必須要求慧星擔當模特。智愛的失誤害得慧星出了醜,慧星怎麼也不肯答應應智愛,還提出讓智愛拍自己穿垃圾袋的照片給他。智愛已經偷了山參給慧星都沒辦法讓他答應,只能照做把自己穿垃圾袋的形象拍成照片發給慧星,不巧被南繼日發現,以為兒子和一個變態的女人交往。宋德九籌不到錢,想跟吳末秀借錢,而吳末秀卻提出,讓宋德九把店鋪轉給她,氣得宋德九只好放心棄跟她借錢。為了借錢,宋德九打電話打得嘶啞了,還不顧自己受傷的腿,度媛不論爸爸怎麼說,也要把他拉到醫院去檢查一下受傷的腿。宋德九想跟楊老板預支一點貨款,沒想到楊老板因為聽到了傳聞,說宋德九收了賄賂的事,更因為他資金短缺貪汙,他拒絕了宋德九的要求。宋德九知道是達鋒流傳出來的傳聞,馬上去找達鋒算賬,連吳末秀也一起上前對付達鋒。樸珠蘭給智建撒了個謊,讓他陪自己去見朋友,到了那裏智建才知道自己被騙了,那是兩家人的相見禮。智建很生氣自己被這樣安排,他當面說清自己不會和慧理結婚,而且他已經有了喜歡的女人。姜富南知道智建的態度後也非常生氣,她立即取消了兩家公司的合作。

第14集

     放高利貸的人在度媛商會沒有找到宋德九,只能去電視臺找度媛,把度媛好不容易做好的錄像帶搶走了。度媛要搶回錄像帶,差點被對方打,幸好智建及時趕到,但還是讓錄像帶進了水。重新拷貝之後,錄像帶準時送給節目組準時播出,度媛被臺長要求寫檢討。智建想為度媛籌錢,把宋德九欠的債先還清,可是度媛不讓,她要自己申請職員貸款還高利貸。智建把相見禮的事告訴度媛,他不會讓度媛再為了他已訂婚的事受傷。智愛沒辦法求到慧星答應拍照,只能求哥哥智建為她做一些好的料理,打算討好慧星。美味料理伴著紅酒,讓慧星忍不住想要輕薄智愛,被智愛生氣地轟走了,她的計劃再一次宣告失敗。姜富南為了慧理被拒婚不開心,更為了馬上就要到手的Mart泡湯了不開心,把池秀娟狠狠罵了一頓。池秀娟勸慧理不要傷心,讓她放心棄這段婚姻,可是暗戀了智建六年,慧理怎麼也不肯放棄,她也堅決不肯把智建讓給任何女人。李秉太為了智建拒婚大發雷霆,智建的態度還是那樣堅決,並怪責爸爸做了不該做的事,要砸掉東市場那些人的飯碗。李秉太非常生氣智建不但沒有支持他的事業,還要怪他給了智建一巴掌。趙室長買通了高利貸的人,要想辦法把宋德九從東市場趕出去,因為宋德九沒有按時還利息,高利貨者把度媛好不容易籌到的三千萬拿走,還要提前讓宋德九歸還本金,否則他們就要沒收宋德九的店。

第15集

     李秉太勸不動智建,請了一幫人到度媛的拍攝現場搗亂,度媛只好停止拍攝,和李秉太談一談。李秉太指責度媛,用勾引的手段把智建掌控了,質問她有什麼樣的企圖,讓智建放棄慧理。李秉太聲稱絕對不會讓度媛做他的兒媳婦,智建表示是他求度媛和自己交往的,請爸爸不要為難度媛。度媛沒有表示什麼,她告訴智建自己做好了心裏準備,讓智建不要為她擔心,而李秉太則堅持決不放棄,要威逼到度媛放棄智建為止。慧理把李秉太大鬧度媛拍攝現場的事告訴家裏人,姜富南很開心,這是她想要的結果,認為李秉太會緊緊抓住慧理這個兒媳,她的吞並計劃也會繼續進行。南繼日反對這門婚事,他希望慧理放棄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,而慧理不肯放棄非智建不嫁。吳末秀收錢時,無意間看到趙室長和高利貸的人見面,要在一天之內,讓宋德九的店鋪更名到Furt Korea名下。吳末秀想在高利貸收店之前,讓宋德九把店鋪轉讓給她,可是宋德九堅決不賣店,不肯接受吳末秀的提議。智建籌到了錢把部分貨款交給英奇,才知道因為上次出貨的事,讓宋德九的店鋪陷入了危機,而度媛也被退出節目拍攝。英奇把高利貸來催宋德九蓋章收店的事告訴度媛,為了救爸爸,度媛只能馬上申請退職,希望可以拿到退職金挽救。宋德九收債被趕了出來,度媛還申請退職來幫他,德九匆忙趕去阻止度媛。宋德九到了電視臺,才知道因為他的關系,讓度媛的前途被毀。度媛拿著離職信回去求情,和宋德九一起跟高利貸的人糾纏起來。吳末秀拿著錢到店鋪,讓宋德九做出抉擇,是把店賣給她,還是讓高利貸把店搶走。宋德九不能讓他們再欺負自己的女兒度媛,忍痛在協議上簽字,把店轉給了吳末秀,氣得高利貸的那些人都要把吳末秀給打了。

第16集

       辛苦經營的店鋪一下子化為烏有,宋德九和度媛都接受不了,宋德九一時喘不過氣進了手術室搶救。姜富南知道店鋪被搶,更是氣得咬牙切齒,逼著趙室長一定要把店鋪重新搶回來。李秉太為自己好好修理了度媛一頓,和慧理慶祝一番,知道度媛辭職,宋德九的店鋪又賣了,他們更加開心。李秉太讓慧理趁此機會,好好地把握牢牢抓住智建的心,於是慧理馬上裝作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,去智建那裏虛寒問暖。慧理告訴智建,她不求智建愛她,只求智建可以留在她的身邊就行,並把自己沒有親生媽媽在身邊的遺憾和心酸告訴智建,以此來博取智建對她的憐惜和同情。智建不希望慧理這樣,他希望慧理去找一個愛她的男人,彌補內心缺失的愛,而不是強求智建的愛。池秀娟看到智建送喝醉的慧理回家,她很不高興地罵了智建一頓,同時勸慧理不要這樣放下自尊地去奢求智建的愛。慧理很生氣池秀娟勸她放棄,她把自己從小裝乖巧討好池秀娟的委屈都告訴池秀娟,讓池秀娟不要再說讓她放棄的話。宋德九醒過來後,為自己害得度媛辭職內疚不已,度媛則更加內疚,因為她去羅洲外宿,才讓宋德九一心為自己籌嫁妝,才陷入了這一連串的危機,兩人決定好好扶持,重新再振作起來。智建告訴慧理,無論慧理做什麼,他愛的人都是度媛。慧理一想起智建的話就生氣,她要讓陷入絕境的宋德九雪上加霜。慧理通知智建,要讓度媛商會供貨給醬料廠。池秀娟不能讓慧理再對智建不死心,她只能去找智建,讓他做得絕情一些,讓慧理可以對智建徹底死心。

第17集

       池秀娟離開茶館時,正好遇見了度媛,而慧理也正好趕來,替她們相互介紹了,度媛認出池秀娟就是和宋德九糾纏過的人。慧理讓智建把度媛約過來,當面洽談加大訂單的事,警告度媛不要再連累智建。度媛知道智建為了她接Mart醬料廠的訂單,她讓智建不要再為了她而為難地接訂單,自己則把年租房退出去,想用那些錢來訂貨。度媛把發現池秀娟是慧理的媽媽的事告訴宋德九,想知道宋德九和池秀娟的關系,宋德九拒不回答她。姜富南想要高價從吳末秀手中得到宋德九的店,被吳末秀斷然拒絕了,她只能再派人去打聽吳末秀的底細,想抓住她的把柄對付她。南繼日追問池秀娟見智建的結果,池秀娟把智建的意思告訴婆婆和老公,不同意慧理和智建的婚事,但是姜富南不這麼認為,她一定要達成慧理和智建的婚姻。樸珠蘭按照李秉太的要求,上門求得南家人的原諒,南繼日對於智建心裏只有度媛還是不放心,他要讓慧理辭職回自己的公司上班。池秀娟跟慧理抱怨智建和度媛的關系,慧理則開心地告訴媽媽,她已經讓度媛走入了她的陷阱之中,她是非要得到智建不可,所以她並不在乎現在智建和度媛的關系。樸珠蘭把去慧理家的事告訴李秉太,李秉太非常生氣,派人24小時緊盯宋度媛,發現能找茬的就要從中搗亂,非讓度媛退出不可。池秀娟害怕慧理為了智建做出傷害度媛的事,她約了度媛,希望她能放棄智建。

第18集

       池秀娟來找度媛,給她錢希望她跟智建分手,恰巧被宋德九和智建碰到了。宋德九不能容忍池秀娟來找自己的女兒,於是他跑去和她算賬。池秀娟告訴宋德九,讓他勸度媛離開智建,不然的話總有一天會讓度媛知道,她就是度媛的親生母親,她不能讓這一切都毀掉。智建不能容忍池秀娟這樣侮辱度媛,他想去找池秀娟理論,但又不想把事情鬧大,所以只能去找慧理,希望她能跟家裏說清楚,免得以後自己無法面對慧理。慧理表面上答應智建,在家裏卻讓家人極力贊成她這麼做,她堅持不放手。南繼日讓慧理不要再去Mart上班,不想再和智建家結親,而慧理不同意,她把池秀娟找智建和度媛的事告訴爸爸。池秀娟沒有辦法只能說出她去的目的,是為了確認智建和度媛的態度,讓慧理死心不要再抱有希望,而慧理不能理解責怪池秀娟,池秀娟只能把委屈告訴南繼日。度媛把年租房退出去,馬上就有人想簽約,她也必須馬上就把房子騰出來,但這個家對她和爸爸有太多的回憶,她很舍不得。英奇把度媛的行李都運到了吳末秀的家裏,被吳末秀臭罵,揚言要把他們都趕出去。趙室長調查了很久,始終沒有抓住吳末秀的把柄,也沒有辦法從她手裏得到宋德九的店。知道所有者是吳末秀,姜富南嚇了一跳,但知道年齡不對才放心了。趙室長查到吳末秀的大樓所有者不是她,是一個叫金占順的老人,所以姜富南讓他好好查清楚,從這裏再想辦法。李秉太調查度媛時,無意間查到池秀娟就是度媛的親生媽媽池吉子,他想好好利用這一點,去餐廳把智建搬回家,說同意他和度媛交往。

第19集

       度媛去付醫藥費之時,發現智建早已經替她付清了,她只能把錢送過去給智建。智建知道爸爸不反對他和度媛在一起,非常開心地抱住度媛,告訴他從此後他可以盡情地說喜歡度媛了,沒有人再反對了。李秉太告訴樸珠蘭,他已經讓智建回家了,而且他有計劃很快智建就會和度媛分手。南繼日不想再讓慧理去上班,他決定去跟李秉太斬釘截鐵地說清楚,徹底解決智建和慧理的這樁婚事問題。度媛住進了吳末秀的家裏,吳末秀很生氣地差點把她趕出去,在度媛的誠懇懇求下,吳末秀才勉強讓度媛交一點房租住下來。度媛要開始努力做好,等把爸爸的水果批發做成功了,找新的房子搬出去。南繼日堅持讓李秉太辭退慧理,他不要慧理再癡迷智建,也不可讓慧理嫁給不愛她的男人。慧理堅持要繼續上班,並且表示李秉太已經有了辦法讓度媛和智建分手,所以讓爸爸再給她一次機會,等智建分手以後再說,南繼日一時心軟便不強求女兒了。李秉太急著找宋度媛談清楚,度媛忙著慶祝爸爸出院,沒空理會李秉太。智建和南順做了不少料理,準備去吳末秀家裏慶祝,而吳末秀卻還是很不情願的樣子,在大家的一番勸說這下,才勉強和大家一起開心吃起來。李秉太親自打電話給度媛,度媛只好扔下家裏的人,瞞著大家去見李秉太。李秉太告訴度媛,他本想同意度媛和智建在一起,但是度媛的家庭背景,在單親家庭長大,還有一個改嫁的媽媽,讓他有些不能接受。

第20集

       李秉太告訴度媛,她的親生母親池吉子就是慧理的媽媽池秀妍,而她的爸爸媽媽都知道這件事,卻假裝不認識一樣瞞著度媛。李秉太告訴度媛生母的事,是想讓她主動放棄智建,否則他會將池秀妍的過去說出來。南繼日把池秀妍因為慧理的話難過的事告訴慧理,希望慧理能主動跟池秀妍道歉,好讓她可以寬心。慧理跟媽媽道了歉,可是她將池秀妍不是生母的事告訴給智建,也讓樸珠蘭知道了這件事,讓池秀妍更加難受。度媛回想近期發生的事,確認李秉太說的就是真的,她心裏難過,媽媽是否能認出她來,聽到她的名字是否會想起她來。度媛不能把心裏的事告訴爸爸和智建,只能借智建的肩膀痛快地哭一場。樸珠蘭知道池秀妍是慧理的繼母,忍不住到處說,也跟李秉太說起了此事,她好奇李秉太同意智建和度媛交往,又要繼續跟慧理結親是怎麼回事。為了不讓樸珠蘭好奇,李秉太才告訴樸珠蘭,度媛會主動放棄智建的,多嘴的樸珠蘭差點對智建說漏了嘴。度媛按照約定交貨的時間,把水果送到了醬料廠,但她不知道貨早已經出了問題。送到醬料廠之時,度媛送的水果被驗出不合格,被慧理直接取消了繼續供貨的資格,而且要賠償延期的一億元補償金。英奇去找供給他們貨的樸老板,可是對方並不負責,怪他們自己提貨時沒有驗貨,也不肯退還訂貨的錢。英奇覺得很可疑,兩次送貨都遇到了問題,他懷疑是Mart從中做了手腳,但說不出動機是什麼,只能推翻自己的懷疑。慧理把供貨的事告訴智建,智建要替度媛負責到底,慧理不同意直接讓李秉太出面,但智建還是直接不理爸爸,要解決賠償的事。度媛不想讓智建為難,自己去找慧理解決,請求她通融,沒想到慧理又一次責怪她連累智建。慧理幾次三番對度媛說難聽的話,度媛終於忍不住跟智建發脾氣,讓他不要再讓自己成為不要臉的女人。

 

 

第21集

       慧理相約媽媽去公司,兩人一起吃午餐,池秀妍意外地遇見了度媛,所以質問起慧理。慧理告訴度媛,誇下海口要做生意的度媛,要陷入絕境再也站不起來,她將用所有的財產來賠償,不可能再翻身了。吳末秀發現家裏的用電量增加了,查了一下才知道,宋德九在用耗電的電褥子,氣得吳末秀跟宋德九打了起來。度媛回家看到吳末秀跟宋德九糾纏,搶過吳末秀拿走的電褥子,答應付電費給她才罷休。慧理跟李秉太建議,賠償起訴程序從智建那裏著手,讓聲稱不連累智建的度媛更加為難。英奇查清了他們收的貨被掉包了,也以詐騙罪舉報了樸老板,但證據有所不足,警局方面也沒有辦法。智建堅持要為度媛賠償,李秉太罵了他一頓,並告訴他要起訴智建的餐廳,讓智建做好訴訟的準備。慧理寫好了起訴狀,先打電話警告度媛,她將起訴智建,以此威逼度媛要有具體行動證明她不想連累智建。度媛去找慧理,慧理直接告訴度媛,讓她離開智建,度媛只好求慧理延遲幾天,她會想辦法。樸珠蘭約了池秀妍繼續上料理班,想刻意地討好她,促成慧理和智建的婚事。李秉太告訴過樸珠蘭,池秀妍有一點過去可以利用,樸珠蘭便對池秀妍的過去產生了好奇,於是當面跟池秀妍講述自己的過去,想套出池秀妍究竟有什麼過去的把柄。度媛想把辭職補償金先拿來賠償Mart,沒想到在智建的餐廳遇見了樸珠蘭,她直接就給了度媛一個耳光,讓她不要再跟智建在一起。

第22集

       智建見到池秀妍,忍不住質問她拿錢給度媛的事,他不容許任何人傷害他愛的女人,而池秀妍也表示,她也絕對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她的女兒慧理。度媛在門口聽到了智建和池秀妍的話,心裏特別難過媽媽說出這樣的話來,她只能傷心地離開。智建準備把賠償金轉給Mart之時,才知道度媛已經把賠償金交了,他更加替度媛擔心。智建聯系不上度媛,宋德九也不知道她在哪裏,英奇忍不住偷偷地告訴智建,都是因為他害得度媛一直被Mart的人指責,說她害得智建被起訴。度媛很難過,雖然媽媽拋棄了她離開,可她依然相信媽媽是愛她的,但是聽到池秀妍的話,她才知道不是這樣,媽媽根本不再是她的媽媽了,她還一心想要讓媽媽看到長大後的她,如今她失望了不想再找媽媽了。智建找到傷心痛哭的度媛,度媛卻因為自己的自尊心,越來越不敢向智建靠近。智建求度媛不要走開,沒有度媛他根本活不下去,希望度媛能放下這一切和他重新開始。慧理為度媛交了賠償金開心不已,她慶幸身無分文的度媛,會為了自己所謂的自尊心離開智建。宋德九發現了醬料廠供貨出問題的事,差點又犯病暈倒,度媛安慰爸爸已經事情處理好,並要和英奇一起做卡車銷售,要慢慢地把他們失去的店鋪賺回來。智建回家質問爸爸,把池秀妍的話轉述給爸爸聽,李秉太知道池秀妍拆他的臺,要讓智建和慧理分手,只能親自約池秀妍談一談。

第23集

      度媛和英奇開著卡車去路邊賣水果,被店家很兇狠地威脅,他們只能把車開走。池秀妍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當街叫賣,心裏非常心疼,氣沖沖地逼迫宋德九出來見面。池秀妍認為李秉太的話,像是度媛知道了親生媽媽的事,所以她跟宋德九確認。池秀妍確信李秉太話裏的意思,是度媛知道了她的事情,她認為只有宋德九會告訴度媛。宋德九告訴池秀妍,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度媛受到傷害,即使讓池秀妍的過去曝光,他也不會傷害到度媛。慧星被爸爸逼著去公司上班,他答應過智愛,要趕去電視臺拍攝現場,只能從公司裏偷偷出逃,在節目開拍的前一分鐘趕到了。姜富南知道慧星不在公司,狠狠責備池秀妍,認為都是她的心機惹的禍,把不想上班的慧星叫去公司上班。李南順一直都沒有找到親生爸爸,雖然上了電視也沒有人聯系他,所以他只能再去警局,他只知道爸爸愛吃山竹叫Mr.秉,警局沒辦法幫忙他找到失散的爸爸,只能給南順一份聖誕禮物。慧理在餐廳裏等智建,想跟他一起過聖誕,可是智建早就做好了安排,要給度媛一個驚喜。智建去找賣水果的度媛,正好碰到客人對她的水果質疑,所以他拿出自己的名片,為度媛的水果做品質保證,並悄悄地把度媛交的賠償金交給英奇。智建把度媛帶到海邊,現場親自為度媛準備了料理,一邊吃一邊欣賞美景。智建為度媛準備了特別驚喜,讓她對著星星可以盡情地說出想對媽媽說的話。度媛很難過,她已經決定不再找媽媽了。

第24集

       智建安慰難過的度媛,讓她可以把所有要對媽媽說的話全部述說給他聽,他會很認真地傾聽。智建告訴度媛,他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一生會這麼深度一個人,度媛也同樣有這樣的感覺,第一次把一個人放在心裏放心地依靠,她相信跟智建永遠在一起,總有一天會把找媽媽的事忘記。慧星和智愛合作的設計第一關順利通過,趙PD等人為他們慶祝,慧星看到趙PD和智愛太過親密,心裏很不高興故意搗亂破壞。為了能繼續跟智愛合作上節目,慧星苦苦跟爸爸要求,才最終讓爸爸同意,給他最後一次機會,完成這次的節目後再回去上班。聖誕節慧理等著跟智建慶祝,而智建卻和度媛去野營,慧理特別生氣,一大早跟家裏表明的態度,她要辭掉工作並且將買入東星市場的事暫停,要給李秉太那邊一點壓力。姜富南非常贊同慧理的做法,要讓李秉太自己去想辦法解決。度媛想起文化中心那裏的阿姨購買力很強,跟英奇去那裏賣水果,阿姨免費品償了度媛賣的水果,又認出她是有名的味屋PD,一個個都很開心地買了許多回去。賣了一天,雖然賣出去許多,但仍有一部分結余,度媛認為把他們做成果醬出售,也是一條不錯的銷路。慧理提出要在年前結束工作,並且她奶奶也不會再投資,她不相信李秉太的承諾。李秉太告訴慧理,他會盡快去找度媛談,因為度媛的媽媽有致命的秘密,度媛一定會妥協的。慧理把李秉太的話告訴媽媽,池秀妍非常生氣地讓慧理結束,不想看到她再被李秉太利用,讓慧理相信李秉太只是在開玩笑。

第25集

       李秉太威脅度媛,如果不和智建分手,他就會將度媛生母的事告訴慧理的家裏人,讓池秀妍的處境變得艱難。度媛告訴李秉太,即使他要說出真相,度媛也不想放棄智建,氣得李秉太摔了智建和度媛剛做好的果醬。度媛著急搶救要灑出來的果醬,被剛出爐的燙果醬燙傷了,智建見到李秉太如此對待度媛很生氣,他警告爸爸,傷害他愛的女人就算是爸爸他也不會原諒,李秉太只能恨恨地罵智建。李秉太威脅不了度媛非常生氣,馬上就回家打電話約南繼日見面。池秀妍知道李秉太要見南繼日,她非常擔心,想在見面之前先見李秉太,可是李秉太拒而不見她。池秀妍想趕出去阻止的時候,被姜富南堵在了家裏,她還是不顧一切地追到李秉太的辦公室。池秀妍告訴李秉太,秘密一旦公開就沒有用處了,如果他想用秘密得到想要的東西,就只有找她合作,她會說服南繼日簽約。慧理對李秉太所說的秘密產生了懷疑,她查到了度媛的親生媽媽就是池吉子,也就是智建曾向她打聽的人。達鋒被姜富南收買,一直查不到金占順的事,他只好找人假冒是金占順的朋友,從吳末秀的口中套出金占順住的療養院。智建獨家秘制的柚子醬包裝好準備出售,智建特意烤了特別多的面包,給度媛作為宣傳果醬之用。智建特制的果醬面很受歡迎,連咖啡店的老板都喜歡,一下子就買下度媛所有的果醬。

第26集

       慧理質問智建,為什麼說謊讓她查問池吉子,智建不敢承認自己撒了謊,而度媛正好這時候闖進了辦公室。度媛告訴慧理,是她曾經找過池吉子,不過現在她已經不再需要找她了。池秀妍做了一點點心,告訴姜富南,有新的投資者想要投資Mart,而南繼日正好被李秉太取消約會,他們都有些相信池秀妍的話。南繼日覺得慧理的婚事告吹,Mart有新的投資者也是一件好事。慧理向奶奶打聽了在羅洲的池吉子,奶奶不記得有池吉子這個保姆,只記得在羅洲時的保姆就只有池秀妍一個。奶奶的話跟池秀妍說的有所不同,慧理有些懷疑,直接質問了媽媽關於池吉子的事,池秀妍只能敷衍了事。度媛在吳末秀的家裏租了一間房,把1億元全部交去做保證金,租下了一個店面,準備努力學習做生意。趙室長見了金占順,才知道他是老年癡呆患者,他也只能繼續找吳末秀處理宋德九店鋪的事。慧理查不到度媛親生母親的秘密,想用辭職威逼李秉太說出來,但李秉太始終不肯說出來,讓慧理繼續相信他等待就好了。李秉太的貸款也因為簽約沒有成功被擱置了,而智建卻向銀行貸款了一億,所以他去找智建質問,還要去跟度媛把錢要回來。李秉太把智建給度媛一億的事告訴樸珠蘭,樸珠蘭正好又聽到智建訂花賀度媛新店開業,所以打算去搗亂。樸珠蘭到了度媛新店,直接質問她拿了智建的錢開店,還給了度媛一巴掌,說得過分時還把度媛推倒。

第27集

       樸珠蘭把度媛推倒,還不停地責罵度媛,讓店內坐著的吳末秀都看不下去,直接出來揪著樸珠蘭的頭發打了起來。宋德九看到女兒受到這樣的羞辱,心裏特別難過,樸珠蘭還口口聲聲辱罵宋德九不會教育女兒。度媛也沒有辦法接受,因為她的事,讓爸爸受到了樸珠蘭那樣的羞辱,逼問英奇才知道,他給的錢不是未收款,而是智建給的錢。度媛跑去質問智建,讓智建再不要因為錢的事,讓他們父女陷入悲慘的境地,她不想自尊心跌到谷底,還讓爸爸看到她的窘樣。智建知道媽媽羞辱了度媛父女,他非常生氣地責罵樸珠蘭,而樸珠蘭還一心認為,智建和慧理才是門當戶對,讓智建放棄度媛,氣得智建說了狠話。智建警告樸珠蘭,無論是爸爸還是媽媽再做讓度媛傷心的事,他只能和父母斷絕關系。慧理一直逼問李秉太,究竟度媛的親生媽媽有什麼秘密,她實在無法相信李秉太了,但李秉太還是沒有說出來,讓慧理更加好奇。池吉子的資料上,有關池吉子年輕時的照片,慧理一眼就認出,那像極了媽媽年輕時的樣子。慧理回家找家族相冊,想對照一下媽媽和池吉子的樣子,可是怎麼也找不著相冊了,她只能隱瞞媽媽,說是采訪要用的。度媛想讓英奇去退了店鋪還錢,英奇做不到把店退了,在智建的勸說下,度媛才同意繼續經營度媛商會,慢慢籌錢還給智建。宋德九一想起度媛被傷害的事就睡不著,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場的時候,度媛還受多少委屈,但他實在忍受不了,只能讓度媛和智建分手。

第28集

       宋德九讓度媛以後都不要再見智建了,他沒辦法繼續看著自己的女兒受這樣的委屈。度媛沒辦法和智建分手,她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傷爸爸心的事,但她想和智建試著努力去克服,希望爸爸支持她的決定。姜富南找到了幾張慧理小時候的照片,發現池秀妍真的和池吉子長得一模一樣,她用池秀妍的名字調查發現,池秀妍就是度媛的親生媽媽。慧理不能接受自己的媽媽就是度媛的親生媽媽,獨自一人傷心難過。樸珠蘭讓李秉太打聽南順爸爸的事,李秉太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就是南順爸爸的名字。李秉太找來當時南順上節目時的視頻,確認南順就是他的兒子,是南順的媽媽瞞著他偷偷生下來的。李秉太擔心南順公開的照片會被認出,只好去舉報南順非法就業。南順被入境處抓走,解釋了半天都沒有用,幸好智建來幫他說好話,才讓南順繼續留下來。度媛用智建教的梨湯做法,想出了梨湯套餐,沒想到很受歡迎,梨賣得相當不錯。度媛很開心地跟大家炫耀自己的戰績,被吳末秀臭罵了一頓,讓她不要把錢拿出來招搖,免得別人見財起義。宋德九送了吳末秀一雙襪子,讓吳末秀不要總穿被的破襪子,吳末秀雖然嘴上說他亂花錢,心裏卻非常開心收到這份禮物。南順為了去入境處的事難過,他非常想念去世的媽媽,忍不住在大家夥面前哭了起來。慧理哭了一天,終於約度媛見面,她告訴度媛,過去六年,她一直把智建放在心裏的最高位,沒想到智建選的是度媛而不是她,這些她都忍受下去了,但是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媽媽受到傷害。

第29集

       慧理告訴度媛,如果讓她的家裏知道,池秀妍有一個女兒就是度媛,那麼她肯定會被趕出去的,所以請度媛跟智建分手。度媛態度很堅決,表示池秀妍跟她沒有關系,無論慧理說什麼,她都不會動搖對智建的心,不會跟智建分手。度媛回到家,智建在家裏等她,並許下了新年願望,要在來年春天和度媛一起去看花。度媛很有感觸,她許的新年願望,希望不會再和智建分手,於是智建給了度媛一件信物,一條星星的項鏈,表示他永不變心。新年第一天,李秉太就氣呼呼地讓樸珠蘭去傳話,他要關掉智建的西餐廳。南順知道樸珠蘭去砸度媛的店,對樸珠蘭再也沒有善意,惡狠狠地盯著來找智建的樸珠蘭。樸珠蘭知道是度媛的關系,南順才在智建的餐廳裏上班,馬上氣呼呼地去傳達李秉太的意思,警告智建早點覺悟。慧理正式提出了辭職,李秉太勸不住只能打電話把池秀妍約出來。李秉太編了一個謊言,聲稱度媛是為了報復她的媽媽,所以主動有目的地勾引智建,並且拿出錄下的片段給池秀妍看。池秀妍心裏暗暗下決定,一定會讓李秉太好看。池秀妍想跟度媛談談,度媛不想跟絕情的媽媽見面,直接掛斷了媽媽的電話,但心裏卻很不開心。池秀妍見不到度媛,只能警告宋德九,讓他知道,李秉太是流氓出生,只要誰妨礙了他都會被他眨都不眨地解決掉,勸宋德九讓度媛和智建早點分手。

第30集

       池秀妍把李秉太大鬧度媛拍攝的事告訴宋德九,讓宋德九差點闖不上氣來,度媛剛好碰到,緊緊爸爸身體的同時,看到池秀妍她非常生氣。度媛警告池秀妍,以後不要再來糾纏他們,她不想聽池秀妍說任何話,也不會和智建分手。宋德九一進家門,就差點心絞痛得暈倒,吳末秀一見到他那個樣子,就猜出池秀妍來找他才這樣的。宋德九害怕度媛知道,破壞她和智建在一起的是她的親生母親,度媛會受更大的傷害,又擔心李秉太會再次找度媛更大的麻煩,只能把智建找來,想要求和李秉太見面,當面把事情說清楚。慧理辭職在家,姜富南看著心疼,也心疼她的計劃泡湯,只能將氣全都撒在池秀妍身上,把她臭罵了一頓。南繼日要正式跟李秉太通報慧理回自己的公司上班,池秀妍害怕李秉太和南繼日見面,於是承諾要自己跟樸珠蘭說,而李秉太則想用池秀妍的事威脅她,讓她想辦法勸慧理回來上班。樸珠蘭告訴池秀妍,李秉太要跟南繼日談判,讓她想辦法勸慧理回公司上班。池秀妍本來是堅決地要通報樸珠蘭,慧理不去上班的事,聽到樸珠蘭的話,她開始擔心了,只能委婉說要勸慧理。慧理把自己辭職的事告訴智建,表示自己對智建死了心,讓智建不用有負擔,同時她想說一點度媛的壞話。智建不容許再有人侮辱度媛,讓慧理不要聽信了什麼,說一些侮辱度媛的話出來,他不會相信的。池秀妍又守在度媛的店附近,想要跟度媛談一談,度媛很堅決地說,不想聽池秀妍說任何話,也不會按照她的話去做。

 

 

第31集

   宋度媛不肯和智建分手,也不想聽池秀妍的任何話,可是池秀妍沒有辦法了,只能求度媛。池秀妍給度媛跪下,說慧理回家後不吃不喝,求度媛救一救她的女兒。度媛堅決地告訴池秀妍,即使她跪下了,自己也不會跟智建分手,她的愛情和池秀妍他們所謂的以錢為前提的愛情是不一樣的。度媛一次次因為智建的事被纏著,英奇實在看不下去了,把埋怨全部傾吐給智建,智建才知道除了自己的父母為難度媛,連慧理的媽媽也一直纏著度媛。智建想找池秀媛質問,慧理卻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,汙蔑度媛欺騙了智建,更說是李秉太拜托,池秀妍才會去找度媛的。智愛為了慧星誤傷趙PD的事,請趙PD吃飯,而慧星則因為智愛和趙PD吃飯心裏不高興,打電話質問智愛。趙PD知道慧星喜歡智愛,也表達了自己對智愛的愛慕之意,知道智愛是智建的妹妹,他有些驚訝。智愛在智建的辦公室見到南順,很驚奇地回家跟媽媽報告,李秉太才知道自己的舉報沒有成效,南順還沒有被趕回自己的國家去,因此暴露了他舉報南順的事,樸珠蘭則和智愛都非常熱心地要為南順找親生爸爸。智建為度媛做水果料理之時,把料理放在戒指之上,親手為度媛戴上,希望度媛成為永遠陪在他身邊的人。智建不想看到度媛再為他受累為他受傷,他宣布自己的獨身主義結束,做一個永遠守護度媛的人,度媛也答應不再讓智建為她受累受傷。池秀妍擔心李秉太跟南繼日說出她的秘密,正慌忙去找李秉太之時,聽到他想找出李南順持有的照片,那是關系到李秉太存亡的照片,所以池秀妍馬上跟了出去。池秀妍跟到智建餐廳之時,遇上了智建,非要讓她說出去找智媛的真正理由。

第32集

   智建不能忍受池秀妍再去找度媛,他覺得沒有任何理由,讓池秀妍再這麼做,所以他逼著池秀妍一定要說出理由來。池秀妍被智建質問,只能告訴智建,雖然慧理表面上說死了心不在乎,但心裏並不是這樣想,她只是為慧理設想而已。李秉太派人把南順的照片偷了去,樸珠蘭正好要幫南順找爸爸,需要他提供照片,南順才知道照片被偷了。池秀妍知道李秉太偷照片,是怕被樸珠蘭看到,所以用照片的事警告李秉太,讓他在南繼日面前說話小心一些。達鋒跟蹤到吳末秀去金店,姜富南認為吳末秀不去銀行而去金店做金子生意,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所以讓趙室長去好好查一查吳末秀交稅的情況,想用稅來制她,這樣她就不得不交出店鋪。池秀妍給慧星零用錢,讓他去調查李南順,慧星有零用錢花馬上開心地接下這個差事。慧星請智愛到智建的餐廳吃飯,正好遇到心情低落的南順,於是把他叫下來一起喝紅酒,讓他仔細說說自己的情況。南順僅剩的唯一一張爸爸媽媽的合影丟了,傷心得一直哭個不停,吳末秀氣得都開始罵他了。南順堅持無論爸爸是怎樣的人,他都想見一見爸爸,感謝他愛過自己的媽媽,度媛他們看他這麼難過不停地安慰他,還建議南順到網站上說一說自己的故事,或許爸爸會找來。慧星把查到的情況告訴池秀妍,結合南順在電視節目裏說的,李秉太偏偏又偷走了那張照片,所以池秀妍猜出李秉太很可能就是南順要找的爸爸。池秀妍抓住了李秉太的把柄,馬上去找李秉太,為自己這段時間受的折磨討要一個說法。

第33集

   池秀妍威脅李秉太,李秉太沒有辦法只能去威脅度媛。李秉太拿出了智建餐廳和MJ食品的收購合並合同,只要度媛不同意跟智建分手,他就在合同上簽字,度媛就只能看著智建的心血化為烏有。趙室長收買了金店的崔老板,但還是沒有找到吳末秀的任何把柄,只能再去跟吳末秀協商。吳末秀知道達鋒在暗中調查她,非常生氣地跑去打達鋒,而達鋒還想讓吳末秀讓出店鋪,一時沖突吳末秀被達鋒用力推倒受傷。慧理知道李秉太有意背著智建,把他的餐廳和MJ食品合並,以此向智建施壓。慧理知道李秉太開始有動作了,非常開心地去把這件事告訴度媛,想讓善良的度媛因為智建而放棄他們的感情,沒想到度媛在她面前依然堅決。慧星約南順吃飯,恰巧碰上了智愛,他才知道智建就是智愛的哥哥,而他正在查的樸珠蘭就是智愛的媽媽。按照池秀妍的意思,她讓慧星查南順,是樸珠蘭出軌,慧星開始擔心被智愛知道媽媽出軌是多大的打擊。慧理向家裏宣布,智建很可能跟度媛分手,她開心自己很快就可以和智建在一起,而池秀妍卻出面反對,南繼日也站在她那一邊,只有姜富南為了公司利益還贊同兩家結親。慧理為了媽媽反對她跟智建結婚,質問她是否希望度媛跟智建在一起。智建登上了法國報紙,又要為法國使館的晚餐做料理,對他來說是一件特別值得祝賀的事。一直以為,用心做好料理給用餐的人是智建堅持的理念,被如此認可之後,智建更認為自己的堅持是對的,他絕對不會把自己的餐廳發展成連鎖店。

第34集

   宋德九擔心李秉太跟度媛說了讓她傷心的話,又覺得智建因為度媛,跟家裏鬧得不愉快,他想知道度媛是否還是要繼續跟智建交往。度媛想放棄智建,她不想讓智建因為她而放棄自己非常重視的西餐廳。慧理想知道池秀妍調查了關於樸珠蘭的什麼事情,所以約了智愛吃飯,智愛以為慧理想跟她要回借的錢。李秉太知道慧理約智愛,給了智愛一筆錢還給慧理,並讓她去哄慧理高興,盡快讓她回家公司上班。智愛把南順的事告訴慧理,慧理才知道並不是樸珠蘭有什麼出軌傳聞,而是李南順在找爸爸,而他找的爸爸就是李秉太。慧理知道池秀妍拿李秉太的過去,威脅他隱藏自己的過去,一點也不管自己是否能和智建結婚,慧理就對池秀妍更加怨恨。慧理明白只有李秉太是一直支持她跟智建結婚的,故意把池秀妍說的傳聞告訴李秉太,李秉太否認並央求了慧理繼續回來上班。宋德九告訴吳末秀,度媛打算對智建放手,吳末秀則覺得不妙,這樣慧理和智建兩家便可結親,展開攻勢搶占市場。沒想到話音剛落,趙室長就打電話要求談談,還找上了門,吳末秀直接就把趙室長趕了出去,不讓他再來。智愛把池秀妍懷疑樸珠蘭出軌李南順的事告訴樸珠蘭,樸珠蘭知道後特別的生氣,想馬上去找池秀妍質問。李秉太眼看著度媛和智建就要分手,不想樸珠蘭前去破壞感情,阻止了樸珠蘭不讓她見池秀妍。智建不知道度媛怎麼了,他察覺出度媛的不對勁,但始終也想不通。李秉太再次打電話催促度媛,度媛只能去向智建提出分手。

第35集

   度媛提出分手,智建不能接受,哪怕是開玩笑他也不願意度媛這麼說。度媛說因為智建離家出走,智建馬上同意搬回家去,度媛只好繼續編謊言,說到最後智建的家裏也不會同意,而且現在她還要經營自己的店,她只能選擇分手。即使再不願意,度媛還是忍痛跟智建說出了絕情的話,然後報告給李秉太,讓他不要動智建的餐廳。智建知道肯定是爸爸做了什麼,才會讓度媛提出分手,所以很生氣地回家去質問李秉太。度媛特別痛苦,她知道智建也跟她一樣痛苦,她痛苦失去了智建,更痛苦害智建受傷。慧理接到李秉太的電話,知道度媛和智建分了手,開心地馬上就要回去上班,無論池秀妍怎麼勸說慧理,慧理都當耳邊風,她一心只想抓住智建。度媛痛哭一晚之後,裝作很開心地面對大家,而且在店裏一直忙個不停,一點也不想讓自己有空閑的時間想智建。智建不接受和度媛分手,知道度媛那麼傷心,他心裏更痛苦。度媛想裝作堅強,可是智建的一個電話,就讓她撐不下去,痛哭了起來。樸珠蘭實在咽不下這口氣,還是打了電話把池秀妍約出來,當面質問池秀妍是什麼意思。池秀妍面對樸珠蘭的質問,只能說那是訛傳,她也覺得南順可憐,樸珠蘭是把自己當成南順的母親一樣幫忙的,還主動要幫助南順,樸珠蘭這才消了這口氣。趙室長再一次找吳末秀協商,讓她盡量開條件一定會滿足她。吳末秀沒有把趙室長趕出去,而是態度非常堅決地表示,即使拿出一千億來她也不會賣,讓趙室長死了這條心。

第36集

   智建想跟度媛談談,英奇覺得讓智建再糾纏度媛,只是更折磨度媛,於是跟他爭吵了起來。宋德九很堅定地跟智建說,他和度媛一開始就是個錯誤,自從上次樸珠蘭來找度媛之後,他就已經決定讓度媛和智建分手了。李秉太為度媛提出分手的事開心不已,在家裏跟樸珠蘭和智愛說出了,讓度媛答應分手的原因。智愛知道度媛因為怕智建的餐廳被賣給MJ食品,才不得不放棄智建,對度媛很欽佩,認為她是一個很炙熱的女人。智建不知道度媛分手的原因,他只能找英奇問出原因來,他不相信才跟他約定挺過去的度媛,這麼快就提出了分手。英奇憋了一肚子的話,在智建的質問中,他忍不住全部說了出來。當初Furt Korea跟農場主聯手,跟宋德九簽了二重合約,害得宋德九欠高利貸還不了倒閉了,還為了收店鋪誣陷宋德九貪汙,所有這些英奇都告訴給智建知道,讓他明白和度媛分手是對他們都好的事情。智建覺得英奇說的事他不能不管,他必須要查出證據來,讓詐騙的人受到應有的懲罰,於是便到農場去找打聽農場主安常春的事。在那裏,智建查到,在收到宋德九的合同金之前,安常春已經得到了比合同金更多的錢,而且還乖乖地把貨供給Furt Korea,一定是安常春受Furt Korea的指使做出的這件事。南順不停地在網站上公布他尋父的事,李秉太沒有辦法了,只能把南順約出來,騙他說自己認識南順的爸爸,而他的爸爸早已經去世了。李秉太編了各種理由,讓南順為了他爸爸的家人著想,早點離開韓國回自己的國家一輩子不要回來。

第37集

   智建從農場回來就去找度媛,他希望度媛能說出心裏的話,他們約定過不再隱瞞的,而度媛則表示那些話她已經忘記了,所以才能這樣的跟智建分手。智建告訴度媛,因為智建,度媛的家、店鋪、工作和退職金全部沒有了,他一定會查明這一切的真相。度媛不讓智建繼續糾纏下去,她告訴智建,他越是糾纏越是要查下去,她受的苦就會越多,所以請智建就在這裏停下來,不要再往下查了。度媛質問英奇,是不是他把事情告訴智建的,她不希望智建再因為這些事受到傷害,不想英奇把這些事告訴智建。南順以為爸爸去世,真的決定離開韓國,而他爸爸的事都是李秉太告訴他的,李秉太還給了南順一筆錢,讓大家有些不敢相信。池秀妍害怕南順一走,她無法威脅到李秉太,所以讓慧星幫她把南順約出來。趙室長繼續找吳末秀協商,而且還答應增加50%200億成交,可吳末秀還是不答應,依舊讓趙室長回去答復,一定要一千億來協商交易,她想氣氣姜富南停止買下東市場。姜富南被吳末秀氣死了,她也非要親自去見一見吳末秀不可。智建打聽到furt Korea在不合時宜的情況下,很不自然地花高價錢簽約論山草莓產地的農場,而這一切是出自社長的指令,所以他找南繼日質問。南繼日告訴智建,他是因為供貨商Town mart的要求,才不得已簽約論山草莓的。池秀妍見到李南順,告訴他其實他爸爸還在世,而且有了老婆孩子,所以不肯來見他。池秀妍勸南順,讓他繼續留在韓國,她會勸服南順的爸爸見南順。南順知道自己的爸爸沒死,非常激動開心。智建在Town mart打聽到,是慧理指使授權,一定要讓furt Kore簽約論山草莓的,於是他直接去質問慧理,慧理卻非常肯定地聲稱自己是清白的,並為自己做了辯解,但智建已然不相信她了。

第38集

   慧理認為是度媛跟智建說了搶貨的事,於是去找度媛出氣,還推倒了度媛要送的貨。智建見到後,非常生氣地要慧理跟度媛道歉,而慧理則置之不理。度媛告訴智建,不要再繼續查下去,否則她只會受到更多傷害。智建想起當時提供給醬料廠柚子時,Town mart分明提供的是宋德九原先簽約的產地,於是想再從這件事上查找出證據來,他一定要讓傷害度媛的人受到應有的懲罰。智建要到了柚子產地的電話,慧理早已經派人把他們的嘴堵上了,智建什麼也問不出來。智愛和慧星要在南順離開前,開一個派對歡送他,沒想到南順臨時改變了主意,知道自己的爸爸沒死暫時不回菲律賓了。智愛熱心為南順開派對,南順卻因為李秉太說謊而生氣,不想接受。樸珠蘭質問李秉太為什麼說謊,李秉太只好指責是樸珠蘭的錯,害得他不得不這麼做,這讓智愛更懷疑南順的爸爸是有名的人。Town mart采購組雖然讓柚子產地的金老板封嘴不能說,但智建還是從金老板的職員那裏打聽到了,確實是Town mart故意用了高出好幾倍的價錢,買走了本來要供給宋德九的貨。智建發信息告訴英奇,昨晚沒有見到金老板,會一大早再去找他,英奇把這件事告訴宋德九,宋德九很生氣,馬上打電話要質問智建。就在智建想要質問金老板之時,宋德九用英奇的電話打給智建,讓他不要再過問宋德九家裏的事情。

第39集

   宋德九在電話裏大聲吼智建,讓他不要再管他們的事,正好度媛出來了,宋德九只好裝作沒事不想讓度媛知道。智建不理會宋德九,繼續質問柚子產地金老板,讓他說出實情,究竟為什麼不供貨給宋德九。Town mart 和furt Korea即將簽約,姜富南說要先把慧理和智建的婚事定下來。南繼日聽信了池秀妍的話,認為智建一家人很麻煩,他希望再考慮看看,不能就這樣把慧理嫁給智建。慧理看到池秀妍又在反對自己的婚事,心裏對媽媽特別怨對。南順實在覺得很憋氣,一定要找李秉太給一個說法,並把錢還給他。李秉太被南順質問,只好謊稱是南順爸爸的意思,可是南順對於李秉太曾經的欺騙,已經不相信李秉太的話,也不肯聽他的回菲律賓去。慧理看到南順從李秉太的辦公室離開,於是追問起李秉太來,李秉太只好說是因為池秀妍的那個誤會,勸南順離開。李秉太知道池秀妍在暗中利用南順的事,於是挑撥起慧理和池秀妍的關系,指責池秀妍不支持慧理和智建的婚事。南順還在為爸爸不見他而不開心,智愛於是說要幫他一起找爸爸,他們這才發現電視臺的那個節目被停了,無法觀看。趙PD告訴南順,是南順的爸爸到電視臺要求撤掉節目的,結合南順的年齡,智愛開始對南順的爸爸產生了懷疑。智建已經得到金老板的證實,確實是慧理搶走了本來供給度媛商會的貨,他把事情告訴英奇的同時,自己去找慧理質問。

 

待續...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